河洛美術

當前位置:首頁 > 河洛文化研究 > 河洛美術

洛陽古代美術巡禮

郭珂

 
  黃河流域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搖籃,馳名中外的歷史文化名城洛陽則是搖籃中的一顆明珠。分布廣泛、數量豐富的洛陽古代美術遺存,作為古代文化傳承的另一種符號系統,以其特殊的方式不斷的延展著中華民族視覺美術前進的足跡,印證著文明的步伐。
 
  舉世聞名的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遺址即在洛陽市西北澠池縣的仰韶村,距洛陽僅50余公里,在此發現的大量彩陶造型質樸簡潔、紋飾明快絢爛,顯露出未經社會磨礪的幼稚和天真,帶給人一種恍若返璞歸真的莫名美感。1978年在洛陽附近臨汝縣閆村出土了仰韶文化晚期的彩陶,陶缸腹部彩繪一幅形象生動色彩鮮明的鸛鳥銜魚石斧圖,占畫面主體位置的是鸛鳥,它體型肥碩,通身灰白,長喙短尾,延頸直立,口銜一條大魚,旁側樹立一件作有特殊“X”型標志的有柄石斧,這幅令人玩味又令人費解的作品是迄今為止發現最早的彩陶畫,從中可以看出原始先民所具有的結構作品的水平和寫形狀物的能力。
 
  青銅文化是夏商周三代的重要標志。史書中所記載的夏代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明確世系的王朝,洛陽偃師二里頭夏都文化遺址發現和發掘的兩處大型宮殿遺址再現了中國最古老帝王宮殿的面貌,在此出土的多種型制的玉器和青銅器折射出昔日奴隸制時代夏王朝的繁華,其中制作精美,造型獨特的二里頭“爵”,當是王考的象征,也是迄今發現最早最完整的青銅器物。洛陽北窯發現的西周時期青銅器鑄造作坊遺址規模宏大,總面積達20萬平方米以上,是我國已發掘的規模最大的一處西周鑄銅作坊遺址。此期遺留下來的西周王室貴族所用的保尊、叔牝方彝、女方罍、饕餮文紋鼎、考母壺等大量青銅器,不僅有著精美的造型及紋飾,而且顯示出“藏禮于器”的深刻的歷史文化內涵。
 
  西漢年間洛陽的美術活動極為活躍。據史料記載,漢明帝時詔會于洛陽南宮的云臺畫中興功臣像,并于洛陽西門(雍門)外建立白馬寺,寺壁繪千乘萬騎群象繞塔圖,此為中國佛教寺院壁畫之肇始。此期洛陽地下墓室壁畫也呈赫然大觀。洛陽現發現的兩漢有壁畫的墓室已有十二座,并以數量多、年代跨度大、表現技藝豐富高超而據于我國古代三大墓葬壁畫分布區之首。洛陽漢墓壁畫描繪內容有儺戲、打鬼、羽化登仙、天文星象、歷史故事、迎賓拜謁、宴飲歌舞、車騎出行等,深刻反映了當時人們的思想、情感、意趣及觀念。其上接春秋末年楚宗廟壁畫,下連魏晉南北朝初期壁畫,成為溝通二者之橋梁,同時也為研究漢代的歷史和藝術提供了珍貴的視覺形象資料。具有代表性的首推西漢卜千秋墓壁畫。1976年出土的卜千秋墓,因墓中出土一枚銅印上著“卜千秋印”而得知墓主為卜千秋。其墓中滿繪壁畫,主室平脊上所繪“升仙圖”以長卷方式描繪了男女墓主夫婦在神仙靈怪的護佑下升入天界的景象。在13塊磚上依次繪有女媧、月亮、持節仙翁、雙龍、神豹、梟羊、朱雀、白虎、仙女、玉兔、蟾蜍、墓主夫婦、伏羲、太陽、黃蛇等,流動的彩云縈繞其間,充滿飄動活躍的氣氛。該壁畫氣魄深沉雄大,用筆豪放、色彩鮮明,顯示了漢代繪畫開闊雄渾的氣派——洛陽卜千秋墓壁畫是迄今發現年代最早的兩漢墓室壁畫。而與此墓墓葬年代屬同一時期的燒溝61號漢墓則以保存精美豪放的歷史故事畫著稱,其壁畫“鴻門宴”、“二桃殺三士”代表了此期墓室壁畫藝術的最高成就。
 
  伴隨著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的腳步,開啟了佛教藝術在洛陽營建石窟的大門,此后歷代不絕。伊水兩岸,龍門石窟相繼開鑿了古陽洞、賓陽洞和蓮花洞,其造像多是面容清癯秀勁的“秀首清像”特質,風格優雅端莊,呈現出濃郁的中國作風和氣派,達到了北朝佛教雕刻藝術的巔峰。賓陽洞中著名的以孝文帝和文昭太后為中心的“帝后禮佛圖”,組成了南北相對的禮佛行進隊列,其構圖嚴謹、雕刻精美,堪稱中國雕刻藝術的杰作。北魏時期的世俗藝術以寧懋石室和孝子棺上的石刻線畫最為精美,其表現題材多為孝子烈女故事、乘龍升仙、龍虎神獸以及不同樣式的圖案花草,既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也是研究當時民俗的寶貴例證。畫中線條細麗柔韌,經過畫師的巧手,演繹出無窮的美的意蘊。
 
  統一穩定的大唐帝國必然造就具有鮮明時代風格的藝術。此期的洛陽在當時是舉世屈指可數的大都市,其中宗教造像、皇室陵墓雕刻及世俗俑塑等諸多方面的藝術,共同寫就了中國美術史上的燦爛華章。洛陽龍門石窟也迎來了其開鑿史上的又一個高峰,唐高宗、武則天咸寧三年(公元672年)敕令動工的奉先寺中,高17。14米的盧舍那大佛集雄偉壯觀、雍容睿智和典雅秀麗于一體,其左右兩側恭謹溫順的弟子、端莊華貴的菩薩、威武嚴肅的天王和剛強暴烈的力士等,以栩栩如生的形象刻劃產生了震撼人心的魅力,成為古典雕塑藝術高不可及的范本;以圓熟洗練的技法,完整的氣氛創造,使佛教藝術達到了高度完善的境界。位于偃師的唐代皇家陵墓的恭陵群雕與龍門奉先寺雕刻堪稱雙璧。恭陵為唐高宗李治第五子、武則天元子李弘的陵墓,恭陵神道石刻現有保存完好的立獅、石人、天馬等石像生18件,神道碑一通。石刻規模巨大,在造型上顯著地表現出充沛的力量,且布局恢宏嚴謹,整體風格上突出體現著大唐的雄渾和剛健,在唐陵石刻群中名列前茅。此期洛陽盛行的“唐三彩”俑塑,是一種新興起的引人矚目的明器藝術樣式,其造型形神兼備,釉彩斑斕淋漓,以自由、開放、從容的方式,創造了雍容的貴婦、嬌矜的仕女、謙恭的文吏、驃悍的武士、歡快的舞者、豪放的胡人、偉岸的駱駝及昂揚的駿馬等諸多令人難忘的視覺形象,表現了具有時代風范的獨特的美。
 
  北宋時期的洛陽也留下了不少美術遺存,訴說著這座古城最后的繁榮。屬于洛陽“京畿之地”的鞏縣,從宋太祖趙匡胤到宋哲宗趙熙七代皇帝,以及被追尊為宣祖的趙匡胤之父趙殷的陵墓都在這里,其墓葬布局形式、地面建筑和石刻造像對研究宋代藝術都有重要的價值,其最引人注目之處莫過于陵臺前大量的神道石刻造像,如望柱、象和象奴、瑞禽、馬、羊、去邪虎、蕃使、文武官員等等。同前朝歷代的陵墓雕刻一樣,這些神道石刻既象征帝王死后要駕馭萬物、主宰世界的威望、尊嚴,又具有守衛帝王神道、以示祥瑞避邪的寓意。這是我國現存的唯一的宋代石刻群,它既繼承了唐末五代遺風,也有宋代造型渾厚、樸實、嚴謹,注重局部和細節刻劃之特色,富于現實性和時代精神。
 
  洛陽的數座宋代民間壁畫墓葬則堪稱此期中原及北方地區仿木結構磚室墓的典型代表。1983年發現于新安縣石寺鎮的北宋宋四郎墓,雕梁畫棟,飛檐斗拱,建造奇巧,裝飾精美。墓中以寫實的手法表現了墓主人的日常生活,“夫婦宴飲圖”、“樂舞圖”、“庖廚圖”、“交租圖”、“花卉圖”等等,流露出宋人知足常樂的人生觀,反映了樸實、平易、清淡、雅致含蓄的宋人的藝術風格。
 
  其它位于洛陽附近的伊川縣元東村的元代墓葬壁畫,明清時期散見于洛陽的祠堂會館建筑,都從不同的側面展現了我國封建社會后期的美術面貌。
 
  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洛陽古代美術文化的發展、演變、鼎盛、式微的過程背后,隱含著中國歷史文化中許多深邃的內容和信息,這里有物質生活狀況的證明,也有生產工藝水平的反映,有時代精神的寫照,有民族性格的折射,有文化禮儀的承載,有民眾趣味的體現,有帝王深層意識的表現,有雅與俗的比較,有官與民的對照……洛陽古代美術文化,因而成為中國文化發展史不可替代的重要組成部分。
 
  發表于《洛陽師范學院報》河洛文化研究專欄
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