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器物

當前位置:首頁 > 河洛文化研究 > 河洛器物

洛陽出土的古代青銅鼎

毛陽光    王建華

 
  河洛地區作為夏商周三代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這一時期輝煌的青銅文化也是河洛文化發展歷程中瑰麗的奇葩。這其中,青銅鼎是反映河洛地區青銅文化成就的代表器物。
 
  青銅鼎是我國古代青銅器中的重要類型,他的使用歷史非常悠久。是在原始社會新石器時代廣泛使用陶鼎的基礎上發展而成。雖然其基本形制與陶鼎無異,都是三足、雙耳、垂腹。但是青銅鼎的形制繁多,紋飾更為復雜。在形制上有圓鼎、鬲鼎、方鼎。鼎足也從單一的柱形足發展為柱形足、扁形足、蹄形足。而紋飾也更加精美多樣,主要為動物紋和龍紋演變成的各種紋飾圖案,也有云雷紋和各種各樣的幾何紋。
 
  就鼎的功能而言,是烹煮食物并盛放食物的器具。但他烹煮或盛放的不是一般食物,而是用于祭祀和宴享的魚肉之類的食品。鼎同時還是一種重要禮器,特別是兩周時期,他是王權和地位的象征,“明尊卑,別上下”,是象征統治階級等級制度和無上權力的標志。奴隸主貴族地位愈高,用鼎的數量也就愈多,它就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列鼎制度。所謂列鼎制度是指天子用九鼎,諸侯用七鼎,卿大夫用五鼎,士用三鼎或一鼎。不同等級的鼎所盛食物是有嚴格區別的。據文獻記載:西周時期,天子九鼎中第一鼎盛牛,稱為太牢,以下為羊、豕、魚、臘、腸胃、膚、鮮魚、鮮臘;諸侯七鼎也稱大牢,所盛食物比九鼎減少鮮魚、鮮臘二味。卿大夫用五鼎,稱少牢,盛物為羊、豕、魚、臘、膚;士用三鼎,盛豕、魚、臘,士也用一鼎,盛豕。這種制度西周很嚴格,東周亦然。到了戰國晚期,由于社會的激劇變革,王權衰落,禮崩樂壞,列鼎制度也就隨之瓦解。青銅鼎自夏代出現以后,盛行于商、西周和東周,沿用到兩漢乃至魏晉。當然,西漢和魏晉時期的青銅鼎已不具備禮器的功能。
 
  而河洛地區可以說是青銅鼎最早的故鄉,傳說五帝之一的黃帝就曾在這里鑄鼎,據《史記·封禪書》記載,黃帝“采首山之銅,汲湖水,鑄鼎于荊山之下。”今天在靈寶的陽平鎮,還有黃帝鑄鼎原的遺跡。夏商周三代,洛陽作為夏、商、東周時期的都城,地位非常重要。所以司馬遷在《史記》中稱“夕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傳說大禹就在這里鑄成九鼎,《史記·五帝本紀》記載:“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象九州。”而夏禹的都城就在登封的告成鎮。目前雖然還沒有發現九鼎,然而考古發現的最早的青銅鼎就出現于洛陽偃師的二里頭遺址,這里是太康或夏桀時期的都城。1987年在這里出土了一件夏代方格紋銅鼎,斂口,平底,有三個四棱錐狀足,沿上有兩個環狀小耳,鼎腹上有不很規則的陽線方格紋。此青銅鼎雖然鑄造比較粗糙,但卻是目前發現最早的,而且是有明確出土地點的銅鼎。二里頭遺址在考古發現中出土了多件青銅器,如爵等,但銅鼎以往還沒有。這是目前唯一一件夏代青銅鼎,堪稱國之瑰寶。
 
  洛陽出土的商代銅鼎也有多件,最著名的是“子申父己”鼎,敞口折平沿,淺腹,立耳,圜底,下有三個鳥形扁足。鼎身裝飾著精美的三組花紋,其中上下為斜角雷紋,中間為蟬紋獸面紋鼎。器底內鑄銘文“子申父己”四字。造型和紋飾都很精美。此種形狀的鼎全國也不多見,洛陽也僅有2件。
 
  周代,洛陽是西周的陪都,控制東方的軍事重鎮,又是東周的都城。這一時期許多重要歷史人物都活動在河洛地區,死后有不少人葬在洛陽。如北窯西周貴族墓地就是一例。在這個墓地發現的數百座墓葬中,既有王室成員,如召公奭的兒子太保(此字左邊為山乂巾,右邊上下兩“川”字),衛國國君及康王重臣白懋父,文王之子的封國國君毛伯和豐伯等等。又有各種級別的官吏,如統領成周王室宿衛軍的將領;主管西周王室宗教禮樂職務的宗人;掌書之官史口事等等。
 
  就在這里出土了著名的西周早期獸面紋方鼎,鼎為長方形,折平沿,方唇,立耳,四柱形足。器身四面飾以云雷紋襯地的饕餮紋,鼎身四周均裝飾突目獸面紋,獸面雙目圓突,牛角形粗眉,形象生動。整個造型質樸精致,為西周時期典型的青銅器,這種形狀的鼎,洛陽僅此1件。
 
  這里還出土了西周中期的史口事鼎,該鼎圓形,折沿方唇,垂腹,圜底,蹄形足,內壁鑄“史口事作旅鼎”五字。這是掌書之官史口事的隨葬品,商周時期的史官多以史為姓。
 
  洛陽出土東周時期的青銅鼎數量也非常多,其中洛陽市中州路北東周墓出土了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的銅鼎,該鼎圓形,上有蓋。蓋頂是圓弧狀隆起,上有六蛇銜環形鈕;直耳,渾圓鼓腹,圜底,蹄形足。鼎腹中部有一周突棱,將鼎壁紋飾分為上下兩部分。上半部分為一周寬約6厘米的交龍紋帶:紋帶上部等距離飾有9條頭向左右的龍首圖案,紋帶下部等距離飾有9條頭向右方的龍首圖案,兩種龍首造型相同,九條龍軀相互糾纏,遍體飾云雷紋。下半部分為一周寬約1。5厘米獸首紋帶;主體紋飾為變形牛頭紋,間飾云雷紋。蓋頂鈕部有6蛇,軀體似柱,蛇首呈扁三角形,嘴銜圓環。胎體厚重,通高29。9厘米,口徑23。2厘米。此件銅鼎相當精美,特別是鼎蓋上的六蛇銜環鈕在中原地區較為少見,而在安徽壽縣蔡侯墓中發現類似遺物。而該鼎以密布的小圓點為底,其中再以淺浮雕形式蟠爬紋,有南方青銅文化特征。由此可見,南方青銅文化對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間的洛陽青銅文化有過一定的影響。
 
  1966年在洛陽玻璃廠東周墓出土的哀成叔鼎,立耳,淺圓腹,瘦高蹄足。值得一提的是:該鼎腹內鑄有8行54字的銘文,記載了哀成叔出生于鄭地,后來到洛陽侍奉康公的事跡。這樣的長篇銘文在春秋戰國時期極為少見,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當然,河洛地區的青銅器除了鼎以外,還有斝、鬲、甗、簋、簠、俎、鍪、盨、敦、豆、盂、盆、匕等器物,這些器類,在洛陽也多有出土。有機會筆者也會將洛陽其他類型和性質的青銅器介紹給讀者。
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