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與宗教

當前位置:首頁 > 河洛文化研究 > 思想與宗教

僧一行:佛教龍象,科技泰斗

   唐代僧人一行是彪炳史冊的天文歷法專家。一行俗名張遂,魏州昌樂(今河南南樂縣)人。《舊唐書·一行傳》說他博覽群書,“尤精歷象、陰陽、五行之學”。武則天時期,權貴武三思想與他結交,他躲藏逃避,去中岳嵩山出家為僧,拜北宗著名禪僧普寂為師,學習禪法。唐睿宗即位后,命東都留守韋安石禮聘他來長安,他辭不應命,去湖北荊州當陽山從悟真律師學習梵律。開元五年(717),唐玄宗從長安來到東都洛陽,命一行的族叔禮部郎中張洽奉敕書前往荊州強行征聘一行,一行奉命北上,參與佛經的翻譯、注疏活動,并從事天文歷法的研究。

 
  一行和率府兵曹參軍梁令瓚,在改進唐初李淳風所造渾天黃道銅儀的基礎上,制作黃道游儀,使它能表示月亮軌道的變化和歲差的變化,用以觀測日月運行,測量二十八宿的距度和去極度。開元十三年,玄宗從洛陽出發,東赴泰山封禪。《舊唐書·玄宗紀上》這樣說:“冬十月癸丑,新造銅儀成,置于景運門內,以示百官。辛酉,東封泰山,發自東都。”《資治通鑒》卷212也說:“冬十月癸丑,作水運渾天成,……辛酉,車駕發東都,百官、貴戚、四夷酋長從行。”
 
  這個儀器是在洛陽制造的,還是在長安制造,運到洛陽來的呢?《宋高僧傳·一行傳》記載:“復同無畏三藏譯《毗盧遮那佛經》,開后佛國,其傳密藏必抵淵府也。睿宗、玄宗并請入內集賢院,尋詔住興唐寺。所翻之經,遂著疏七卷,又《攝調伏藏》六十卷,《釋氏系錄》一卷,《開元大衍歷》五十二卷。其歷編入《唐書·律歷志》,以為不刊之典。又造游儀,黃赤二道以鐵成規,于院制作。”這段敘述給人的印象是,一行奉詔住到長安興唐寺中,曾先后被睿宗、玄宗請入長安的集賢院中,并在院中制作了水運渾天儀。如果水運渾天儀確實是在長安制作的,這個并非當時軍國大事急需的設備,有必要從長安運到洛陽來嗎?
 
  《宋高僧傳·善無畏傳》記載,善無畏“十二年隨駕入洛,復奉詔于福先寺譯《大毗盧遮那經》。其經具足梵文有十萬頌,畏所出者撮其要耳,曰《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七卷。沙門寶月譯語,一行筆受”。一行并對經文做出注疏,撰成《大毗盧遮那成佛經疏》20卷。承擔這么繁重的任務,在水運渾天儀陳列在洛陽宮城供百官參觀之前一年間,一行不可能長期離開洛陽,去長安督造儀器。而上引《宋高僧傳·一行傳》那段文字,卻不交代一行參與翻譯佛經和為之作注疏的時間、地點,并把他的諸多著作混在一起說,好像都是他住進興唐寺后撰寫完成的。
 
  唐代一共有四個集賢院。《唐會要》卷64《集賢院》條記載:“西京在光順門大衢之西,命婦院北,本命婦院之地。開元十一年分置北院,全取命婦院舊屋。東都在明福門外大街之西,本太平公主宅,十年三月始移書院于此。……興慶宮院,在和風門外橫街之南。二十四年駕在東都,張九齡遣直官魏光錄先入京造此院。華清宮院,在宮北橫街之西。”可見長安地區共有三所集賢院,城內大明宮、興慶宮各一所,城外華清宮一所,都是玄宗開元年間設置的,睿宗時期沒有,睿宗把一行“請入內集賢院”的說法不能成立。根據《資治通鑒》卷212開元十一年五月條胡三省注,以及《大唐六典》卷9《集賢殿書院》條,洛陽集賢院的設置情況是:開元五年,玄宗指示在東都編修經史子集四部書,修書處所在宮城內乾元殿的東廊下,稱為乾元院。開元六年更名為麗正修書院,張說充當修書使。開元十二年移到明福門內,命名為麗正殿書院。《資治通鑒》卷212開元十三年四月條記載:玄宗在集仙殿同張說等大臣宴集,說:“仙者憑虛之論,朕所不取。賢者濟理之具,朕今與卿曹合宴,宜更名曰集賢殿。”這是“集賢殿”名稱的首次出現,集賢殿所在的院落當然叫做集賢院。《唐會要》說長安宮城光順門內的集賢院是開元十一年分置的,所謂“分置”,應該是洛陽先有,長安也設置“分店”,后者必然晚于前者,“開元十一年”的說法肯定弄錯了。
 
  開元十三年四月,洛陽有了集賢殿,半年后,玄宗赴泰山封禪。《唐會要》卷42《渾儀圖》條記載:開元九年,太史奏稱預報日蝕不靈驗,玄宗命修訂歷法。一行奏稱:“今欲創歷立元,須知黃道進退,請更令太史測候。”當時梁令瓚“待制于麗正書院,因造游儀木樣,甚為精密”。一行于是奏道:“黃道游儀,古有其術而無其器。以黃道隨天運動,難用常儀格之,故昔人潛思,皆不能得。今梁令瓚創造此圖,日道月交,莫不自然契合。既于推步尤要,望就書院更以銅為之。”“至十三年,造成游儀。”因此,《宋高僧傳·一行傳》所謂水運渾天儀“于院制作”,是在洛陽集賢院制作的。
 
  這個銅質水運渾天儀,主體表面標出星宿位置,注水激輪轉動,晝夜一周,另設二輪,以轉動與儀器主體配套的日月,合成天象運行圖。另置兩個木人,一個每刻自動擊鼓,一個每辰自動擊鐘。這不僅是表示天象的儀器,也是計時的儀器,是世界上最早的機械天文鐘。一行通過觀測,發現太陽在黃道上的視運動速度冬至最快,以后逐漸減慢,春分均平,夏至最慢,其后逐漸加快,直到冬至為止。這一結論糾正了前代太陽全年勻速運行的說法,比較切合天文實際。一行是世界上第一個發現恒星位置移動的人,而在西方國家,直到18世紀初,英國人哈雷才提出恒星自行的觀點,比一行晚了一千年。
 
  據《唐會要》卷42《測景(影)》條的記載,開元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玄宗命一行以及太史監南宮說、太史官大相元太等人,奔赴境內外各地,樹立圭表,測量冬至、夏至、春分、秋分這幾天日影的長度和北極的高度,然后由一行計算這些數據,求出地球子午線的長度。這次測量遍設觀測點,空間范圍非常大。南面不但到了唐朝南端的安南(今越南河內市),而且進一步南下,到了林邑國(越南南部)。北面在蔚州(今河北張家口市蔚縣)設點。其余觀測點除了設在朗州(今湖南常德市)、襄州(今湖北襄樊市襄陽)、太原府(今山西太原市)以外,更多的設在今河南省內,有蔡州(今河南汝南縣)、許州扶溝(今河南扶溝縣)、河南府告成(今河南登封市)、汴州浚儀縣(今河南開封市)、滑州白馬縣(今河南滑縣)等。在所有的觀測點中,河南幾乎占了一半,而且河南府告成縣,早在西周時期,周公就曾組織人員在這里設立圭表測量日影。河南幾處的測量數據是:蔡州武津館,北極高三十三度八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三寸八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三寸六分。)許州扶溝,北極高三十四度三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五寸,定春秋分影在表北五尺三寸七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四寸四分。)河南府告成,北極高三十四度七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七寸一分,定春秋分影在表北五尺四寸五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四寸九分。)汴州浚儀太岳臺,北極高三十四度八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八寸五分,定春秋分影在表北五尺五寸,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五寸三分。)滑州白馬,北極高三十五度三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三尺,定春秋分影在表北五尺五寸六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五寸七分。)一行通過計算,得出這樣的結論:每隔唐制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北極高度相差一度,即子午線一度為351。27里,合今制123。7(一說129。22,一說166。14)公里。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測量地球子午線的長度,雖與近代科學數據111。2公里相比有一定誤差,但在當時已是了不得的成就。西方國家最早測量子午線,是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哈里發阿爾·馬蒙于公元814年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進行的,比一行晚了90年。秦漢時期,關于宇宙構造有三種說法。一是宣夜說,認為天沒有固定的形質,日月星辰飄浮空中。二是蓋天說,認為天圓地方,天如斗笠,地如棋盤,日月星辰附著于天蓋上面,東升西沒。三是渾天說,認為天地的關系有如蛋殼裹蛋黃。東漢太史令張衡是渾天說的代表人物。渾天說已經有了人類賴以生存的山川大地是一個星球表層的含義。一行等人測量的子午線,即子午面同地球表面的交線,也就是地球的經線,而所謂北極的高度,也就是地球的緯線。這不但從觀念上把大地看成球體,而且在實踐上進行了表層測量,實際上擺脫了天圓地方的錯誤說法。
 
  一行有一系列天文歷法方面的著作,據《舊唐書·一行傳》記載,有《大衍玄圖》及《義決》一卷,《大衍論》三卷,《天一太一經》、《太一局遁甲經》各一卷,“一行從祖東臺舍人太素,撰《后魏書》一百卷,其《天文志》未成,一行續而成之”。其中最重要的歷法著作是《開元大衍歷經》,于開元十五年完成。這部歷法的修撰緣由是,唐中宗神龍元年(705),太史丞南宮說奏稱《麟德歷》的推算同天象不符合,于是便有了上文所說開元九年修訂歷法的事情。玄宗把刊定律歷的任務交給一行,一行審定自《顓頊歷》至《麟德歷》的所有歷法,歷時六年,撰成《開元大衍歷經》。這部著作一共52卷,分為《經章》10卷,《長歷》5卷,《歷議》10卷,《立成法天竺九執歷》2卷,《古今歷書》24卷,《略例奏章》1卷。這部《大衍歷》的準確程度超過了前代諸家歷書。其突出成就在于記述了關于中朔(節氣、朔望)、發斂(七十二物候)、日躔(太陽視運動)、月離(月亮運動)、晷漏(星象和晝夜時刻)、交食(日食、月食)和五星(金木水火土五星運行)等的推算方法,成為后世歷法必備的內容,直到明朝末年吸收歐洲耶穌會傳教士帶來的西洋歷法,情況才有所改變。
 
  《大衍歷》剛剛修成,這位杰出的天文學家便積勞成疾,于當年九月病倒在洛陽景行坊華嚴寺中。玄宗請東都大德設道場為他祈福。他病情有所好轉,閏九月,隨玄宗由洛陽返回長安,十月初八,在新豐縣(今西安市臨潼區)途中去世,年僅45歲。玄宗出內庫錢把他安葬在銅人原,賜謚號大慧禪師,并為他撰擬書寫了碑文。次年八月十六日,《大衍歷》由大臣張說奏上,玄宗頒行天下。
 
  (原載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文化》2008年第4期)
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