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總論

當前位置:首頁 > 河洛文化研究 > 河洛總論

《河南日報》:洛陽在隋唐大運河的歷史地位與現實影響

  編者按:1月15日,《河南日報》頭版以“洛陽在隋唐大運河的歷史地位與現實影響”為題報道我校大運河研究中心文章。原文及鏈接地址如下:
 
  洛陽在隋唐大運河的歷史地位與現實影響
 
  洛陽師范學院大運河研究中心
 
  隋唐大運河以洛陽為中心,北到北京,南到杭州,全長近5000公里。隋唐大運河的開通加強了河洛地區與東南沿海、京津冀地區的聯系,成了一條溝通南北的大動脈,一條流動的經濟長廊和文化長廊,是華夏文明不朽的豐碑。
 
  一、因洛而開,奠定洛陽運河中心地位
 
  為了順應隋朝統一之后的新形勢,促進以洛陽為中心的全國經濟文化的交流,隋煬帝上臺伊始,就詔令全國開鑿了以洛陽為中心,貫通南北的大運河。大業元年(605)“發河南諸郡男女百余萬,開通濟渠,自西苑引谷、洛水達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隋書•煬帝紀》)此后,邗溝、永濟渠與江南河也相繼開鑿。大業六年(610),以洛陽為中心的隋唐大運河正式形成。
 
  隋唐大運河開鑿之后,促進了洛陽經濟文化的飛速發展,大大提升了洛陽在大一統帝國的影響力。大運河帶動了沿線城市經濟和商業的發展,促進了運河沿岸區域經濟和文化的繁榮。因為運河,洛陽成為一個商船云集的大都市。大運河在溝通物質交換的同時,大大削去了地域文化的不平衡,促進了河洛文化的傳播和多民族文化的融合。隋唐大運河以洛陽為中心,溝通了海河、黃河、長江、淮河、錢塘江五大水系,促進了多民族文化在河洛地區的融匯貫通,客觀上推動了河洛文化的發展;同時,作為主流和官方文化,河洛文化也播遷到這些地區,極大地提升了當地的文化品質。
 
  雖然自宋代以后,隨著政治文化中心的東移,以洛陽為中心的大運河漸漸淡化了其經濟意義,但洛陽的戰略位置依然重要。北宋以洛陽為西京留守,設置諸多官職,地位堪比汴梁,一定程度上甚至高于汴梁。可以說,從宋代以后,洛陽的文化地位便遠高于其政治軍事地位,仍舊是中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文化中心。
 
  二、因絲而興,確立洛陽東方絲路起點
 
  “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史記•封禪書》)早在夏商周時期,以洛陽為中心的河洛地區就是中華文明的起源地。隋唐大運河的開通,使洛陽一躍而為當時世界上重要的都市,在此后的很長一段時間,是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也是海上絲綢之路、陸上絲綢之路、大運河、萬里茶道交匯的重要節點城市。
 
  隋唐時期,物質文化的對外交流十分頻繁,許多遣隋使、遣唐使經大運河到達洛陽;從西域運來的玉器、馬匹、玻璃制品等,從洛陽源源不斷地流向東南腹地與東北邊塞,甚至遠至日本、高麗、南洋等地;從東方轉運而來的綢緞絹帛等,又從洛陽販往西域。洛陽因此而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商品集散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中指出:“它(大運河文化)代表了人類的遷徙和流動,代表了多維度的商品、思想、知識和價值的互惠和持續不斷的交流,并代表了因此產生的文化在時間和空間上的交流與相互滋養。”正是由于隋唐大運河的開通,中華文化與外部世界展開了多方位、多層次的廣泛交流,由原來單一的絲綢之路到運河貿易,以洛陽為中心的漢唐文化圈到唐朝時期正式形成。作為隋唐大運河中心城市的洛陽,成了溝通中亞和歐洲的橋梁與樞紐,成為東方絲路起點。
 
  三、因河而盛,鑄就洛陽千年歷史名城
 
  洛陽是千年帝都,先后有13個朝代在此定都,時間長達1500多年,文化底蘊極其深厚。也正因為如此,洛陽是國務院首批公布的歷史文化名城和著名古都。而隋唐洛陽城的城市文明、城市規劃和文化影響力在當時的世界可謂首屈一指。2014年,定鼎門遺址列入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回洛倉及含嘉倉遺址正式列入中國大運河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洛陽成為全國唯一雙申遺成功的城市。
 
  大運河之于洛陽不僅在古代,就是在21世紀的今天,仍然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沒有東都洛陽的橋梁和樞紐地位,隋唐大運河就沒有了核心,沒了靈魂,也就無法起到溝通南北的作用;沒有大運河,東都洛陽,乃至全國的經濟和文化就會黯然失色,隋唐大運河不僅為洛陽增光添彩,更是全國經濟文化的大動脈。
 
  大運河洛陽段所承載的厚重歷史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保護大運河遺產、規劃建設隋唐洛陽城國家歷史文化公園,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大運河遺產保護建設重要指示精神的具體行動,是落實省委、省政府重大部署的現實要求,是堅定文化自信、傳承中華文脈的歷史擔當和厚植文化優勢、打造國際文化旅游名城的重要抓手。洛陽已經把建設國際文化旅游名城作為“十三五”發展的重大專項,把隋唐洛陽城和大運河遺產保護利用工程列為重點項目,全力推進實施,為國家大遺址保護、讓中原更加出彩作出更大貢獻。
 
  
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